琢玉来了 艺术的力量:西方艺术史 ·巴洛克时代
时间:2019-09-09 16:45   文章来源:中国永乐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威尼斯画派诞生于今天意大利北方的一个强邦威尼斯,当时没有意大利这个统一的王国概念,北方的强邦主要是威尼斯和米兰,它的中部主要就是我们反复讲到过的罗马和佛罗伦萨。达·芬奇、拉斐尔包括米开朗基罗,他们又被称作佛罗伦萨画派,也有人说应该称作罗马画派,但不管怎么讲他们和威尼斯画派是有区别的,威尼斯画派也成为了那个时代可以和文艺复兴三巨匠分庭抗礼的一个画派。

  16世纪以威尼斯画家乔尔乔内(Giorgione,1477/8–1510)和提香(Titian ,1490-1576)为代表的绘画形式,吸收了文艺复兴鼎盛时期画家们的精华,尤其是佛罗伦萨画派的精华,但在色彩上更加浓郁艳丽,用笔更加奔放,使画作更为生动明快,更注重柔和光效,而且同时人物背景的风景比例更大。威尼斯画派的主张就是要充分描绘生活的一切美好和享受。

  威尼斯画派人物和风景开始分庭抗礼,人物开始融入自然之中,这是西方绘画一个重要的一种样式上的转折,构图上的转折。

  威尼斯这个城市和很多城市不一样,我们讲过它的近邻米兰,也讲过佛罗伦萨都很有钱,但是这些邦国如果和当时的威尼斯比起来,有点儿小巫见大巫。威尼斯那种奢华的风格是很多同时代的意大利城市不能比拟的,他更加的奢华。

  威尼斯人因为过度地追求利益,所以很多的欧洲人对威尼斯人是颇有微辞,像莎士比亚写过著名的戏剧《一磅肉》,里面就描写了一个的威尼斯商人夏洛特,这只是一种代表,但是威尼斯强大和他们的基础,正是来自于威尼斯人利益的追逐,所以威尼斯人特别喜欢金色、迷恋黄金,而且那个地方的阳光非常灿烂,所以阳光之下看一切都感觉金灿灿的非常浮华。

  他画人物好像浑身都在冒着一样,色彩特别得明快,但是这种明快和我们后来的印象派的明快不一样,这种明快更有一种金属般的光泽感,这是提香独特的用色习惯造成的,他特别喜欢用这种高明度的色彩和这种丰富的过度之间的对比,营造一种闪光般的感觉,所以提香被称之为金色的提香。

  这是提香的一个学生丁托列托,后来被提香逐出了师门,这个人更米开朗基罗,他不太注重人物的色彩,他更看重的是画面的恢弘以及人物强烈的动态,所以后来这个人被逐出了师门。

  这幅作品非常得宏大,在今天威尼斯的总督宫的墙上,是一幅大型的壁画。这里边的人物像米开朗基罗的《创世纪》,而且人物的动态更大,更加的有一种整体上的动势感。

  乔尔乔内和提香同时代,甚至比提香成名还早,他给整个的威尼斯画派注入了一种田园诗般的诗意。西方的绘画要想画出中国绘画的那种诗情画意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这跟我们每个民族对艺术的追求和理解有很大关系。

  “当地环礁湖发射出灿烂的,似乎使物体的鲜明轮廓变得朦胧不清,调和了它们的色彩,这种可能已经使得威尼斯的画家们运用色彩时比其他意大利的画家们更为深思熟虑。”

  文艺复兴大师的作品对线、对于轮廓都把握的非常令人叹为观止,但是威尼斯画派没有,我们在作品中很少看到特别明显的线条的出现,这就是贡布里希所谓的当地灿烂的阳光和色彩使人物的轮廓和背景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了,就像我们在强光下看一个人,你会觉得这个人的脸上在发光,你会觉得这个人物的脸上的轮廓线好像看不清楚,就是拍出照片来这个人的轮廓好像也有一层光雾一样,威尼斯当地的阳光就是这种感觉。

  威尼斯尤其是在威尼斯的蟹湖上,游艇航行的时候,你看一切的物像好像都在水蒸气当中,因为他的湖面很大,阳光直射之后他会有一种眩目的感觉,所以威尼斯画派的色彩是这样比较朦胧,但是又明快的感觉,而且人物形象的轮廓线不像荷尔拜因、丢勒或者米开朗基罗那样特别得清晰,而是讲求微妙的形体的过度和色彩之间的过度,所以把他称为诗人乔尔乔内,他真正赋予了威尼斯画派和欧洲绘画一种田园诗般的感觉。

  乔尔乔内《沉睡的维纳斯》像一道风景,维纳斯本身也像是一道风景,他特别喜欢把这种田园诗的感觉放在绘画之中,这是威尼斯画派和佛罗伦萨画派一个特别典型的区别,而这种区别更多的是这种当地的,包括威尼斯人对于物质对于艺术的某种理解是分不开的。

  矫饰主义如果它的发展没有威尼斯画派的矫正,如果不服于它很多人文气息的话,矫饰主义可能很快会发展成一种盲目的纯风格主义,这对于艺术在发展期实际上是有害的。

  “矫饰主义” ( Mannerism )亦称“风格主义” ,用来描述在文艺复兴盛期之后、巴洛克时代之前的意大利艺术风格。当时,一群模仿拉斐尔、米开朗基罗绘画风格的画家,由于他们的作品有过度修饰、不求平衡、人物过度拉长变形的倾向,这使得作品出现矫揉造作的气息,便以“矫饰”来形容这些只模仿的作品风格。文艺复兴全盛时期的后几年,画家们对于古典的绘画原则,诸如优美、和谐、均衡等已厌倦,转而追求画面中不安、扭曲、变形等特征,因此表现内在情感的外放与张扬。文艺复兴惯见的正确人体比例,因此种需要被拉长或扭曲,作品呈现出一种过于戏剧化和夸张的效果。

  拉斐尔的作品《庄严圣母》像,描绘的是凡间的女子,为什么他的作品如此清新,因为他在追求所有完美优点于一身的女性,所以文艺复兴大师的作品都有一种超凡的感觉,这种格调是后来的艺术风格很难企及的。

  巴米加尼諾的作品《长颈圣母》,这个脖子过分刻意地修饰和拉长,她怀里的圣婴已经像一个大孩子了,这个比例身材已经被拉长的过大,像一个七八岁的小孩,而且这个圣母抱着他的这个感觉,包括旁边这个人的腿特别得修长,有点儿过于刻意了,这个圣母看着会觉得很累,这个小孩在这儿挣扎,这个圣母好像不知道她和这个圣婴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就是矫饰主义。

  米开朗基罗他的作品雄强有力,他也做了夸张,他的夸张的目的都是为了突出人物的动态和那种动若雷霆般的感觉,尤其是你看这个人物坚固胳膊的透视比例的感觉特别像雕塑,画得非常精彩,他整体上夸张了人物的雄强和力度,但是它的比例都非常得和谐、非常的规范、非常的科学,而且非常的有表现性。

  彭托莫的作品《的圣·哲罗姆》,这个人是将犹太《圣经》翻译成拉丁文的一个早期的,他没事就用石头捶自己的胸口表示,但是这个人所有的一切都做了拉长,你会觉得这个人有一种特别明显的一种病态的感觉,他在表达一种心理的扭曲感,这种扭曲感矫饰主义觉得一定要通过拉长人物来表现,就好像如果我们看一个人难受,他一定是龇牙咧嘴,你会发现这个人肯定很难受,但是文艺复兴那些人物内心的动态,还是规范在一种平衡和优雅之中,这是两者一个重大的区别。

  拉斐尔晚年的作品受到了米开朗基罗的影响,作品中更多地出现了那种雄强有力的感觉和那种非常动荡的人物动态很剧烈,这是他最后一幅大型的壁画《波尔戈的火警》,人们正在奋力救火和逃生,这个人肌肉绷紧正在逃生,而且身体这种比例确实似乎有所拉长,但是这是为了突出那种扣弦的紧张感。

  格列柯是巴洛克之前文艺复兴后期,非常重要的一个西班牙画家,也是西班牙画家最早的一个带有国际影响的一位大师,他作品中的,包括所有的这种人物,扭曲和拉长特别夸张。因为格列柯很多人认为他真正了西方的现代主义、表现主义,而且他真正了立体主义,有人说立体主义不是毕加索吗?但是你看人物的扭曲变形,包括形体叠繁错落的感觉,多像毕加索的《格尔尼卡》和立体派的感觉,所以从此之后这个人也为西班牙的绘画奠定了某种风格,就是西班牙的画家都特别在意绘画的形式感。

  后面的西班牙画家米罗、达利、戈雅,尤其是毕加索,就特别在意形式感,而这个基础正是像格列柯这样的人所奠立起来的。文艺复兴结束之后巴洛克到来之前,中间经历了一个过度夸张的矫饰主义,后来威尼斯画派的出现,使这种单纯的有些空洞的表现主义风格又回到了一种发展的态势上来,这是巴洛克之前的一些艺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 2003 Copy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永乐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 010-65519999 010-65525814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58号美惠大厦C座二层 

邮编:100027   京ICP备12041260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