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画家高玉国人物访谈录
时间:2020-07-31 20:50   文章来源:中国永乐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著名画家高玉国人物访谈录_设计/艺术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T8 传媒甘健整理提供 著名画家高玉国人物访谈录 SHMJ: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画的? 高玉国:我学画比较早,小学就开始,那还是“”时期。最早临摹工农兵形 象,后来发生“大地震” ,我是被人从炕

  T8 传媒甘健整理提供 著名画家高玉国人物访谈录 SHMJ: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画的? 高玉国:我学画比较早,小学就开始,那还是“”时期。最早临摹工农兵形 象,后来发生“大地震” ,我是被人从炕沿下面挖出来的。高中毕业后,我先考 入师范学校,后来又考进师范大学。 SHMJ:从师大美术系走出很多杰出艺术家, 老一代的李明久, 后来的唐勇力、 刘进安、白云乡等等,我记得当时唐勇力也在师大任教。 高玉国:他是我上大三时从中央美院完,回师大给我们上了一段儿工笔 人物课。还有带我们下乡写生的刘进安先生。两位老师对我们班、美术系乃至河 北中国画发展影响深远。 SHMJ:唐老师主要在那些方面影响了您呢? 高玉国: 主要是唐老师把卢沉先生关于教学的新思维带进师大。 受先生影响, 我认识到现代的工笔人物画跟过去工笔仕女画已迥然不同。有了新的、新的 表现方法。 也从那个时候开始对工笔人物产生浓厚兴趣,也激发很多同学学工笔 画的热情 SHMJ:您此后的学习和创作呢? 高玉国:后来因刚参加工作,我有几年没有画画。1996 年,我到中央美术学院 助教班学习,胡明哲老师画面的构成和颜色,又使我眼界大开,你可以看到我后 来的画,很注重颜色关系。 SHMJ:这才有了您早期比较有代表性的《夏日》系列? 高玉国: 《夏日》系列是在中央美院学习结束后,又受到“当代艺术”的影响的 产物。当时,有些朋友在搞“艳俗艺术” 。我也对当时社会现象中的某个点感兴 趣:人们生活比较舒适、慵懒,选择了《午后、夏日、海滩》系列,画出了一批 画。 SHMJ:那批画挺激进和前卫的。 高玉国:激进和前卫只是相对我来讲。我当时还关注和的画,虽然我没有跟 他学过。他的作品,主要是关注当下人的状态。 SHMJ:在您的《夏日》系列中,色彩运用很特别。这些色彩都是很强烈的,但有 的是大量运用暖色,有的又大量运用冷色,您在处理这种色彩关系时是怎么考 虑的? 高玉国:关于色彩,很多东西是说不清楚的,就是感觉。我也一直在探索,画暖 色画多了时就想使用冷调子, 这样会不会出现新的感觉、新的效果?从这个角度 来讲,我关注的是超越现实的颜色,而不是现实中的颜色。 SHMJ:接续《夏日》系列,您还有没有一些新的探索? 高玉国:1998 年,我正在师范学院任教,正赶上换届,被选上系主任,一 干就是 9 年。 这样, 我的艺术创造就基本中断了, 没怎么画。 但是从骨子里来讲, 还是渴望画画,并且也一直跟的这些老师和朋友们来往。2006 年后,我从 调入天津工业大学,才又开始真正地画画。刚刚开始画想恢复到原来的状态,挺 难的。 SHMJ:因为、都已经改变了。但您的《夏日》系列作品的确非常出色, 成功地将一种当代的东西与中国画的表现语言融合在一起,非常有价值。 高玉国:我一直想回去,但已回不去了,因为时代发生变化了。 SHMJ:现在着重追求的是什么呢? 高玉国:从那之后,大概苦了三、四年。就在 2011 年去中央美院唐勇力老师工 作室做访问学者的过程当中, 我对田黎明老师的画也发生兴趣。 把水墨重新组合、 重新解构,是当代中国水墨画的全新表现。因为我本人也非常喜欢颜色,喜欢灰 颜色的和谐, 不喜欢对立性的。 能用一种颜色表现, 就不用两种, 追求一种简单、 概念的颜色,因此我又产生了新的感觉。恰巧在这个时候,电视正在《新红 楼梦》 。我对《新红楼梦》演的好坏暂不评论,但《红楼梦》恰是中国文化现象 的一个点,也是中国文化一种概念的形象,而林黛玉也正是一种概念性的符号。 所以我想将这些东西与我表现的技巧结合一下,从而也就出现了这个《红楼》系 列。这个系列是不是艺术性地表现了《红楼梦》?,这并不重要。它仅仅是中国 文化的一个形象符号,即梦幻、含蓄、又富有内涵。所以我运用人们概念的红楼 梦形象,远看似乎灰蒙蒙一片,但越近看就越有一些内容、有些很细、具有内涵 的东西,从而让我们去回味。 SHMJ:看了您的《红楼》系列,首先给人一种灰蒙蒙的感觉,类似于历史的烟尘, 都描绘了唯美的古代侍女。但有意思的是,其中有一幅作品似乎又经由这灰蒙 蒙的历史烟尘,穿越到了当代。这幅作品所描绘的当代,似乎在神态上又 与前面的“红楼”有某种相契之处,甚至他们穿的衣服,除了样式不同, 衣服的质地和衣角的纹样都如出一辙。 高玉国:我画《红楼》系列,其实是以现代人的眼光画了一个古代题材。现代人 也大都喜欢女人柔美、含蓄、矜持,与古代人的审美意趣基本是一致的,只不过 所处的年代和不同了。 其实不在于画古代的人还是现代的人,也不在于运用 什么时代的元素符号。重要的是从什么去表现,传达出你自己的的感觉。每 个时代的人们对《红楼梦》的理解都不一样,所以各个时代所产生的有关《红楼 梦》的作品也是不一样的。 中国画的材料和性能有其特殊性,我很喜欢中国画 笔墨的韵味,而这种韵味就在于能够让我们欣赏里面更为细腻、厚重、神秘,又 若有若无,很含蓄。含蓄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特点。现在画画的人很多,大都是在 研究形式和技法。因此对于我而言,是想通过某种技法,来体现我心中的文化理 念。 SHMJ:看您的这一系列,感觉除画面基本结构细致描绘之外,还用大量晕染呈现 出很强的写意性。您的这种追求是否在遵循唐勇力先生“工笔画的写意性”的 学术主张? 高玉国: “工笔画的写意性”是唐老师在我们访问学者班所提出的课题,是一种 全新的。唐老师把以往工笔画技法性的东西,掠入现代或者说当代,使这古 老画种快节奏了。虽然我画的比较慢,但也会给观者一种快节奏的感觉,有的是 一,感觉很平、很空灵,但有些地方又很细腻、内容很多,这样感觉画面比 较活分也很轻松?? SHMJ:在《红楼》系列的画面构成中,似乎都具有一些相同的地方,有画有一位 ,一个略带变形的椅子,以及荷花。这种相似的画面构成是否有您独特的 考量? 高玉国:我选择这样的造型元素,是因为中国文化所具有的一种概念性,这种概 念性其中又具有某种内涵。所以我选择了大众认可的概念符号。如《红楼梦》里 面的林黛玉的形象具体是怎样?没人能够说清楚。 但是林黛玉本身这一概念却是 大众认可的,就成为了一个概念性的符号。由此,在构图上又要凸显那个时代女 性的压抑性,她的生活空间是很窄的,不像现代女性这么宽泛和。所以我在 构图上就压缩了她的空间,而其它的空间又有意放得很大,形成对比。其次,我 选择荷花和椅子,也有其自身的蕴意,荷花本身的造型和形式跟画面也好结合。 荷花也是一个符号,人物也是一个符号,椅子也是一个符号。是什么椅子?我们 不知道,但是它肯定是中国的椅子。因此,这都是些符号,这些符号组合在一起 又形成了一个大的符号。题材和内容并不新鲜,但是怎么取材、怎么构成怎么表 现,这是我要做的工作。 SHMJ:我注意到您画的似乎都是女性形象,为什么不画男性? 高玉国:我的画能够打动人的,并不是画的形,首先就是画面的感觉。你可以感 觉到,我已经把人物的五官都淡化了,不特意突出某个局部,而局部是画面整体 的一部分。 让观者第一感觉画面很美。 画男性, 我也想过, 但是我想画男性的话, 目前的形式和技法可能都要改变了;再者,我从什么角度画男性,画男性什么等 等,也都需要重新考虑。 SHMJ:在您的创作中,传统与现代又是怎样的关系? 高玉国:传统和现代的区别在于形式,而形式是因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其内涵有 很多是一样的。这种内涵首先是唯美的,既唯美又舒适,让人赏心悦目,越看越 有味道,只不过我改变了作品的形式表现。 SHMJ:我们可以轻易地观察到“美”在您的艺术表现中的重要性,我想问的一点 是这种对于“美”的表现是否达到了您对于“感觉”的追求的目标?“美”和 “感觉”之间又有什么区别?这个“美”是否有你特定的标准? 高玉国:我们所听到的,看到的,体验到的美很多。绘画艺术有自己的“语言” , 有其特殊性。 所创作的作品让人赏心悦目首先自己喜欢;才能够给大家一种美的 感觉。但是美的标准很难说清。我个人喜欢典雅、和谐、简单的作品,我目前的 作品还没能达到我感觉的美,还需要探索研究、积累和吸取其它的营养,不断的 完善。 SHMJ:《红楼》系列之后,您的创作还有什么计划? 高玉国:画完这一批《红楼》系列,我还要回到现实中来,画些现实题材。不能 拘泥于某种的技法和形式,充分体现工笔画语言的特殊性。

相关文章:


@ 2003 Copy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永乐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 010-65519999 010-65525814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58号美惠大厦C座二层 

邮编:100027   京ICP备12041260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