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忆金庸:初次“过招”金大侠“抢”走采访
时间:2018-11-06 17:11   文章来源:中国永乐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不过给杨澜留下印象最深的还不是这些细节,而是对方的坦诚。金庸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聊起自己一生中有很多误会:年轻时曾一心想做外交家,却屡屡碰壁;做报人最用心写的是,不料却因写着玩的武侠小说享誉世界。他小说中每一个英雄都有内心的脆弱和迷失,而他也不讳言自己曾经有过的经历。

  得知金庸先生去世,两次专访过金庸先生的著名主持人杨澜,心中充满感伤:“一代大师走了,一个时代结束了,身后留下的还是那个江湖。”她连夜撰文追忆采访金庸的幕后故事,回想起金庸伸手抢采访提纲、比划手势表达意思的细节,忍不住感慨万千。

  2006年的《杨澜访谈录》,还记载着杨澜与金庸的对话。彼时,当代艺术,年过八旬的金庸大侠,人到晚年依然有痛苦和遗憾。金庸告诉杨澜,婚外情是此生很大的遗憾:“其他事情好像是问心无愧,朋友也好,子女也好,好像都对他得起,唯一觉得不好过的,就是我跟我太太结婚之后我有婚外情,我对她不起。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也没办法补救了。婚外情是可以避免的,但是我没有去控制自己感情,所以也觉得对不起人。此后我一直想接近她,想帮助她,她,她不愿意见我,我通过儿子去照顾她,她也不愿意见,她情愿。她去世之后还有相当多的财产都分给了三个子女。”

  杨澜记得,记得第一次采访金庸的时候,两人刚一坐下来,金庸就伸手“抢”走他的采访提纲,真如一个老顽童。她心里暗想:“真是不公平啊,哪有两个人过招,杨澜手里拿的并非什么武林秘籍,只不过是一张字迹潦草的提纲,现在想起来,还让她觉得惭愧。

  杨澜在微博上写道:“晚年醉心于研究历史和佛法的查先生,想必把人生看开了很多。他说中国古代的知识有隐士情结,而他也想在平平淡淡中度过余生。他早已了名利那些事,也不想再什么。我愿意相信,当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是平静安详的。沧海一声笑。是他绝尘而去的背影。查良镛先生千古。”

  和许多人一样,杨澜的学生时代也有打着手电彻夜读金庸小说,欲罢不能的强烈记忆。不过,比许多人幸运的是,杨澜曾在1998年和2006年两次专访金庸,地点就在他北角的办公室兼书房——那里有整排的落地窗,无敌海景。如今回想起来,仍然是金庸对待接受采访很认真的态度。

  杨澜回忆,说起来好可爱,这位可以用语言创造出整个世界的大作家,却是一位嘴拙的受访人。金庸的普通话带有浓重的口音,而且思维跳跃,句子常常不完整,让她这个采访人有时都替对方着急,忍不住插嘴道:“您想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杨澜没猜对,金庸就愈发着急起来,比划着手势试图重述。如果看到杨澜依然困惑的表情,金庸自己都会不好意思地笑出来。

相关文章:


@ 2003 Copy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永乐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 010-65519999 010-65525814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58号美惠大厦C座二层 

邮编:100027   京ICP备12041260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