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力”?到底是什么让日本现代艺术充满魅
时间:2020-03-23 19:10   文章来源:中国永乐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说到日本的现代艺术家,各位最先想到的是谁?是「波点女王」草间弥生?行为艺术先锋小野洋子?用「私摄影」讲述生与死之爱的荒木经惟?继承美学的基因,「生为天才,我很抱歉」的会田诚?将御宅文化与美术史接轨,「把艺术当作产业」的村上隆?还是从孤独和疏离中诞生出直击形象的奈良美智?

  说起日本现代艺术,你会赋予他怎样的特征?极富工匠的「超绝技巧」?从传统文化中诞生出的全新表现?艺术与流行文化的完美嫁接?

  可以肯定的是,战后70年,日本现代艺术家带给我们太多不可思议的冲击,以至于成为世界接近日本这一国家的大门。

  今年8月,知日ZHIJAPAN×东京艺术博览会ARTFAIRTOKYO×中信出版社力邀三位重量级嘉宾——知日ZHIJAPAN 创始人,东京艺术博览会 执行制作人来住尚彦,策展人、艺术评论家夏彦国——在芳草地中信书店,举办了“艺术力!日本魅力之源《知日·现代霓虹艺术力》特集发表会”,和大家一起分享日本现代艺术的魅力。以下为部分互动实录。

  李一:(主持人、东京艺术博览会的海外事务总监李一,《知日・霓虹现代艺术力》特集的联席主编)大家第一次感受到日本当代艺术力量是什么时候?或者说有什么样的作品让你震撼?

  苏:我们创立知日大部分的原因是日本的艺术,书上slogan写的「是谁造就了现代日本的魅力?」很多人喜欢日本的东西,我觉得就是这些日本的艺术家,对我个人来说很多,像早前的奈良美智,知日创立的第一本就是解说奈良美智,所以他一定是重要的一位。还有村上隆,我很喜欢。从我的角度,为什么日本这么有魅力,例如欧洲的奢侈品与很多日本当代艺术家合作。亚洲人是黄种人,与白人文化站一起是不太容易的,可是在亚洲国家里面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日本人。

  来住:首先我开始担任东京艺博会的总监是两年半之前,在这之前我从事的工作是在音乐制作人,所以当时我的工作内容是如何呈现一场精彩的演唱会,如果问有谁的话,其中之前曾经做过现在大家能在新闻上看到的Smap组合的演唱会。当初做演唱会导演的时候会想说选什么样的场地比较好的呢,不止在平常的Studio里,如果在街上做会不会更有趣呢?所以我尝试制作在赤坂sakas的街道。那时候我的概念就是以艺术为中心去建造这个街道,那个时候是第一次与艺术发生关系,第一次接触到艺术。那时候是2009年,当时邀请到的艺术家就是草间弥生。所以我现在担任东京艺博会总监这样的职位,我很难开口说谁是我最喜欢的艺术家。但是把我带到日本当代艺术世界的是草间弥生。

  我来介绍一下日本当代艺术到底是什么一个界线。日本作为一个比较稳定下来的社会是1980年,1980年之前的日本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呢,大家都想拼命扩张各个不同的产业,通通都在拼命地赚钱,所以到1980的时候开始趋向平稳,大家开始追求文化生活,并且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交流方式,所以我觉得真正日本当代艺术是在那时候出现的。

  夏:其实我对日本当代艺术的了解不是特别的多,这主要也是我接下来讨论日本当代艺术跟中国间交流的,为什么我们这一代人除了仅仅知道草间弥生,村上隆,但没有对其它更深层次和多元进行交流,那时候感受到日本当代艺术文化如果相较中国,我们的差距还是挺大的。而且感觉我们对日本当红的当代艺术家普遍认识甚至超越中国。

  苏:在出版的角度,我们还是一个的角色,因为我不是艺术方面的专家,我虽然是知日的制作人,在知日的运作方式中我其实是一个提问者,而知日希望起到的作用是做一个普及,希望把一些基本观念和艺术家做一个。我当初选奈良美智做第一个也是有必然性的,他的作品在拍卖行很高额,普通人买不起的,出版能作为一个桥梁,如果以这样一个标准的话,我们希望找到这么一群艺术家。所以出版可以给现代艺术一个的角色。

  来住:我本来是的音乐制作人,算一个人,当时我思考的是怎么样推广音乐,现在则改为推广艺术。我们的博览会是由三个领域组成的,古典,近代和当代3个分类。今年5月我们的东京艺博会4天之内得到收入超过了15亿日元。但是整个收入当中有65%来自古代和近代的作品,古代和近代的作品与当代艺术作品最根本的不同是古代和近代的作品是既有作品的一个流通,在其中进行交易。但当代艺术则随时有新的作品产生。其中一种变化是本身古代和近代艺术作品的买家,他们随着生活方式的变化,开始希望能在自己的家里去放艺术作品,所以开始购买当代艺术作品。还有一个现状是有些经营古代和近代艺术的画廊也开始借用当代艺术的经营系统。总结一下日本当代艺术的一个功能,是把日本的艺术世界与日常生活融合一起。

  夏:其实我还没有对日本的当代艺术做过一个详细的分析。之前中国的艺术界还是处于比较的状态,这几年开始与日本、韩国,也包括对了解得越来越多。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对日本当代艺术的深入研究也很少,例如日本艺术家如果想来国内机构做展览,也会遇到很多困难。如果将来有更多这种交流的机会可以互相了解,共同去讨论将来亚洲艺术市场的,会是很好的机会。

  李:日本艺术的独特气质是否会让它在目前的观念艺术浪潮下很难被接受,这是否是困境,日本艺术现在是否已经走到了边缘。

  来住:很多日本艺术家都生活在艺术孤岛上,很少有人要努力游到这边来,东京艺术博览的工作也是为世界与孤岛之间建立一个桥。虽然是这样,日本的这个现状也有他好的地方,中国也有优势的地方,如果将来有更多这种交流的机会可以互相了解,共同去讨论将来亚洲艺术市场的,会是很好的机会。

  夏:其实「艺术力」也的确可以称为「孤岛力」。我觉得这种孤岛其实恰恰也是日本艺术的一个特质。中日两国如果今后有跟多交流借鉴学习的机会,能更好地保留这种「孤岛力」。中国的艺术家也应该要有自己要专注的一方面。

  苏:我理解是市场都会经历过高速到成熟,经济也是这样,大家说日本经济失去了多少年,我认为这是阶段问题。目前中国经济是中年壮年,日本可能在艺术市场这方面已经到了成熟老年的状态,所以这种称之为困境的状态也很正常。

  来住:日本有3个平衡点。日本人全体人口平均年纪是48岁,而有钱人士的平均年纪是68岁,日本人60~80岁的人有个特点是很喜欢存钱,反而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不喜欢存钱。所以说以前有新闻、电视、、这4种传统主流媒介,而现在都是经过网络来进行。而这些通过网的信息的平均年龄是23岁。所以目前日本的社会是由这些23岁的年轻人去信息,日本人平均年纪是48岁,有钱人的平均年纪是68岁,这样一个不平衡的平均状态。虽然现在看来是日本一个很不幸的地方,在我看来可能将会是一个转机。

  这些68岁比较有资产的人,它们虽然不活在艺术孤岛上,但是它们的经历对这个世界很多事情都有很深的了解和知识量,如果我们把这些艺术情报传达给他们会很值钱。我大学是理工学院的,所以对这种数据很感兴趣。所以从这个数据分析的角度看日本的当代艺术,我认为我们将来的一个发展方向可以是将这些艺术情报推送给这些有钱的老人。我相信在亚洲,我以上说的这2点平衡多多少少都有一个不同的状态,还不能同步。但如果以日本作为一个例子,我们可以建立包括艺术和社会多个层面的核心的发展成一种模式,将来可以让亚洲其它国家作为参考,这也是我们在艺术领域的一个工作。

相关文章:


@ 2003 Copy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永乐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 010-65519999 010-65525814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58号美惠大厦C座二层 

邮编:100027   京ICP备12041260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