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毕业设计 在现代艺术中行走的诗歌
时间:2020-03-20 21:48   文章来源:中国永乐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一份严谨的学术论文?一栋结构新奇、环保节能的建筑模型?一部满含深意的短片?还是一幅极具冲击力的画卷?

  本期的主人公是来自美术学院15级“创新设计”专业的研究生马含蕊。喜好诗词的她,以90后独特的视角,对古诗进行了重新解构,用两年时间打造了六件作品,希望通过一系列精巧细致的“艺术首饰”从而承载自己对古代诗词的深度解读。

  马含蕊,是来自上海大学美术学院15级“创新设计”专业的研究生,今年,是她在上大读书的第三年,也是最后一年。

  “我们专业对形式、材料上的很少,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去表达个人情感。”创新设计专业给了马含蕊很大的创作空间,在确定毕设选题时,她选择制作以古诗为主题的系列艺术首饰。

  将古诗与现代艺术相结合,是马含蕊的初衷,她希望通过自己的艺术手法为古代诗词披上一件新的外衣,让这些蕴含深层次魅力的诗词重新回归到大众视野中。

  从研二下半学期开始,她开始正式将自己的构思付诸于实行,最终选取《锦瑟》、《望庐山瀑布》、《江雪》三首古诗作为主题,创作出了以迷迭梦、洛银河、雪中形为名的三大系列艺术首饰,每个系列两件作品,共记六件。

  迷迭梦系列围绕李商隐的《锦瑟》展开。马含蕊借用诗中“蝴蝶”的意象,打造出以28只合成纸蝴蝶为主体的头饰。蝴蝶微微下垂、围绕在佩戴周围的姿态,寓意着庄子沉浸在梦中的意境;而一簇粉色羽毛像是群蝶在共舞、向着无限高处飞去,这与诗人想要于世,寻求梦中世界的相一致。

  洛列以李白的《望庐山瀑布》为题制作而成。马含蕊以水为意象,选择将兼具水的流线感与光泽感的贵金属作为原材料,并以金属线条作为外在表现形式,制成的头饰与肩饰自然垂落,以此表达了“飞流直下三千尺”之礴然隽势。

  雪中形系列选择了柳元的《江雪》。黑色的羽毛围成圆形,似是笠帽,又似盔甲。一个老翁,穿着蓑衣、戴着笠帽,独自泛舟,静驻在一片无际的雪白之中,似是战士,与世;而白色的羽毛则用来表现的雪,心的形状饱含温暖之意,表达了对诗人的怜惜之情。

  马含蕊在研磨作品的表现形式初期也曾踟蹰难行,原本打算以一年的四季变幻为诗的主线,分别挑选与春、夏、秋、冬有关的四首诗作为艺术首饰的内涵映衬,然而苦于时间与挑选诗歌的难度,她最终决定先从诗人入手,先选诗人,再选佳作,最终择其意象,定下每件作品的内涵与外在表现形式。

  “定下主题后就要开始真正去做,我本身是学平面设计出身的,所以我的动手能力有一定的局限性,后期的实践过程才是痛苦的开始。”她认为,如何在诗歌与首饰之间建立微妙的互融关系是首当其冲的难题,其次在作品材料的选择与最终表现方式上,也需要自己不断地、实践、再、再实践。

  “我的课题成立与否,取决于我所创造的艺术首饰是否能够让观赏者联想到它与古诗之间的联系,所以我在材料选择方面也下了很大的功夫,其中就包括我对每首古诗中意象的解读。”

  “我本科学的是平面设计,当时稀里糊涂就选了这个专业,也没抱太大热情去做,所以本科毕业时还是有点遗憾的。”

  同时,也一如千千万应届生,本科毕业时手持着一张平面设计文凭的她,也曾供职于设计公司,然而整日坐在办公室里改图、画图的工作仿佛困囿了她的天性,于是,同时面临理想与职业困境,马含蕊最终选择继续求学。

  “我们都是美术圈的,所以知道搞纯艺术看上去很酷,但实际上这条不好走,要耗费很多精力与财富,而且也无法预知自己最终会达到怎样一个水平。”然而,马含蕊却在本科毕业的当口,将勇气悉数贡献给了“创新设计”这个专注于纯艺的专业,“我知道我将来不会走纯艺这条,所以为了让人生不留遗憾,我打算用研究生三年的时间圆自己一个做艺术家的梦。”不仅是为了体验一把做艺术家的兴奋感,也是为了弥补本科时期所缺失的专业理想主义。

  当被问及研究生毕业后的职业规划时,马含蕊不禁莞尔感叹,以后应该不会选择做设计类的工作,今后的就业方向主要以艺术会展策划为主。她说:“梦结束了,就必须考虑现实问题。”本科的设计专业并非她志向所至,而成为一名纯艺工作者又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你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会成功。”她轻笑着对我们说。

相关文章:


@ 2003 Copy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永乐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 010-65519999 010-65525814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58号美惠大厦C座二层 

邮编:100027   京ICP备12041260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