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现代艺术遇到古老
时间:2019-10-04 16:27   文章来源:中国永乐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我向来从善如流,因此欣然前往。新圣彼得隐藏在闹市区的一个小巷里,很容易错过。始建于13世纪,它没有著名的圣母大精美繁复的雕刻和雄伟的外观,却有着今年去欧洲旅行给我最大震撼的内部。

  进入就是中堂,空间高大,正前方是五拱券的哥特式坛隔屏。它的上方华丽丽的管风琴。是由著名的管风琴制作家族Silberman在1780年制作。恰好赶上管风琴排练,不听不知道,这管风琴的音效在空旷高大的里气势磅礴令人。如同罗曼·罗兰所描述的那样,“一个寒噤从头到脚,像是受了一次洗礼”。

  五拱券坛隔屏上是英格哈特描绘作者马太、马可、加和约翰的油画,创作于1670年。油画属于压抑系,在昏暗的灯光下看清楚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新圣彼得有一段独特的历史很值得一提。自1524年,新圣彼得一直是。到了1682年,易十四把坛隔屏后侧唱诗班的划给了使用。直到1898年,另一座的圣彼得修建完毕,本才完全重新归属于。两个在300多年内能够和平相处,共用一个,也算是个奇迹。

  从坛隔屏下走过,就是唱诗班的席位,拱形镂空的窗子两侧是精美的墙画。ISO打到2000了,比较影响画质。

  小礼拜堂隐藏在后面,雕像是雕塑家Ferdinand Riedel的作品,这栩栩如生,五官完美标准,眼神清澈纯真,绝对是我见过最让人惊艳的艺术品。生活是艺术的源泉,雕塑家的创作原型也一定美的让人惊为天人。

  后堂的一侧是三一礼拜堂,是Hans Hammer的大作,斯特拉斯堡圣母大的讲道坛也是他的作品。墙上的人物雕塑面部表情生动,而玻璃花窗艳丽华美。

  然而新圣彼得最有欣赏价值的是14世纪的壁画,铺天盖地地装点着四面墙壁与廊柱,在暗淡的光线里散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神秘的气息,相机难以捕捉。斑驳的壁画,脱落的墙皮,有一种残缺的美感,比那些完美无瑕的大更能打动。

  而中堂背后这副描绘加利利海风暴的壁画,则是模仿罗马圣彼得乔托的“扁舟”创作的,下方的8个代表所说的八种福乐。即使经过了几个世纪,金色的头环和圣船仍在中闪闪发光。

  细看这些壁画的笔触简单质朴,人物造型简练素雅,它们从中世纪走来带着岁月的痕迹,曾经过与的更迭,让人一见难忘。

  几百年过去,恢弘的穹顶,让人目眩的玻璃彩绘和残缺壁画,光与影,都不仅仅让人震撼,更让人浮想联翩。我去的时候刚好赶上法国艺术家Gaby Kretz的作品展览。在的各个角落都能看到她的陶土人物雕塑。而这些人物雕像并不喧宾夺主,表情安详淡定,与静谧肃穆的气氛很有默契。

  新与旧,现代与古典,两种艺术形态的反差,给古老的注入了新鲜的生命力,而这里的教感也赋予了这些雕塑更深远的意味。

  大还有一个历史悠久的围廊庭院,是阿尔卑斯山以北最古老的庭院。四面廊柱围成的庭院方整素净,仿佛能照见人的内心,是以前修士修心养性静心冥想的地方。

  在这里有更多法国艺术家Gaby Kretz的作品。在空旷的廊院里,这些雕像表情平和内敛,姿态谦卑柔美,好像在冥想或聆听,无论是单独还是成群,他们都表现出一种倾听内心的姿态。时间空间,与他们无关,只要灵魂能够交流,与世界连接,就是。

相关文章:


@ 2003 Copy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永乐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 010-65519999 010-65525814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58号美惠大厦C座二层 

邮编:100027   京ICP备12041260号-1 网站地图